太极拳拳论 当前位置:首页 > 太极文化 > 太极拳拳论

太极拳者,自然之法成,是为以拳而演绎天地运化之道,时人若得之法,乃祛病、体健、延年、益寿。


人生于世,莫不以健康为道。观国之内外,习太极者之众多,然于其中性命根基收益者甚少。习拳之多载,而体之不健,腰、腿、心、血诸疾时侵于己而因之不明。更有初习者之众,以技击、劲力为荣,伤于己而心不知,待事者至此则悔之晚矣!



论于大——

以古圣贤之论,世者所成,为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道者,谓曰无极;一者谓曰太极;二者为之阴阳;三者,是曰三才,为之上、中、下是也。故拳之谓太极,于其内涵之要,实乃以拳术而演绎天地运化之机是也。


天地运化之机何以为是?

古人曰:天地之机,在于阴阳之升降,一升一降,太极相生,相生相成,周而复始,不失于道,而得长久。天地行道,万物生成。《黄帝内经》有言:“气之升降,天地更用也。升己而降,降者谓天;降己而升,升者谓地。天气下降,气流于地;地气上升,气腾于天”。故天地运化之机,乃天地之交合,气行于天地之间是也。


论于小——

太极者,衍生阴阳。以古圣贤之论,人之所成,乃形与神为之表里。神者,形之主;形者,神之舍。形中之精以生气,气以生神。《黄帝内经》有言:“夫人生于地,悬命于天,天地合气,命之曰人。人生有形,不离阴阳……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……故曰:阴在内,阳之守也;阳在外,阴之使也”。

在外,曰形体。谓之形体,非单指人之躯体而言,五脏六腑、四肢百骸,筋、骨、血、肉无一不在其中。

在内——为神意。谓之神意,亦作思维讲。古称之为“精神活动”。《黄帝内经》有言:“所以任物谓之心,心有所忆谓之意,意有所存谓之志,因志而存变谓之思,因思而远慕谓之虑,因虑而处物谓之智”。若于生理,则谓曰人脑之特殊功能是也。


人寓之生命,乃于内外相合之故,而成于内外相合者,唯“气”是也。《黄帝内经》有言:“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,本于阴阳。天地之间,六合之内,其气九洲九窍,五脏、十二节,皆通乎天气,其生五、其气三,数犯此者,则邪气伤人,此寿命之本也。此因时之序,故圣人传精神,服天气,而通神明”。《淮南子--道原训》中说:“夫形者,生之舍也;气者,生之充也;神者,生之制也”。故于人体而论,神主意,意帅气,气引形。人体之神与形体活动乃为“气”所充养。


太极拳者,为意、气、形三者之共用,内外相合,互为表里、渗透、促进,相得益彰。《易筋经》有言若专培无形而弃有形,则不可;专练有形而弃无形,则更不可。练有形者为无形之佐,培无形者为有形之辅。是一而二,二而一者也。有形之身必得无形之气,相依而不相违,乃成不坏之体。《紫清指玄集》中说:“心者,气之主;气者,形之根;形者,气之宅;神者,形之具”。故习拳成者,须以气养形,以内养外是也。

内者,寓神意,谓之“主人”;外者,曰形体,谓之“店舍”。若坚固城郭,不使房屋倒塌,即须筑基是也。筑基者,当以心性为之浇培。故以内养外者,调养“神意”为之首要。


张三丰说:“入定坐下,闭目存神,使心静息调,即炼精化气之功也。回光返照,凝神气穴,使真气往来内中,静极而动,动极而静,无限天机,既是炼气化神之功”。 待神意有感,于此行拳乃为以内养外是也。“其神即非思虑神,可与元始相比肩”。


养外者,初当以行拳之时,自然而然,以呼吸为之配合。太极名家陈炎林言:大抵在盘架子时:收手为吸,出手为呼;升为吸,降为呼;提为吸,降为呼;开为吸,合为呼;动步转身及各式过渡之时,为小呼吸。小呼吸者,即呼吸不长,又呼又吸,而含有稍停息之象也。在推手时,按为呼,挤为吸,捋为吸,棚为吸。诸如此类。


行之熟练,即以后天之气引动先天之“气”,再若行拳,方始于以神主意,以意引气,以气引形,得入太极状态。时人在气中,气在人中,天、地、人合一而事于混沌,阴阳不调而自调。时而久之,把握阴阳,呼吸精气,独立守神,形与神俱,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


【文章源自网络】